国外赚美金项目:TIKTOK带货女主播的逆袭之路

国外赚美金项目Tiktok带货女主播的逆袭之路
在TikTok上购物对海外用户来说仍是一种相对新颖的体验。
然而,中国跨境出口圈的很多企业看到了TikTok直播电商的潜力,选择提前进入市场抓住机遇,开始吸引TikTok主播这一直播的核心元素。在中国,直播正变得越来越成熟,主播的名字也早已家喻户晓。相比之下,TikTok直播电子商务还处于早期发展阶段,TikTok直播不被公众所认可。什么样的人在进行TikTok直播?为什么要尝试这个新职业呢?他们会永远这样做吗?

图片

外语是门槛

对于向中国当地观众提供直播的主播来说,教育水平并不是一个硬性标准,而是一种奖励。然而,在TikTok直播室内,主播的基本素质更高,流利的外语口语是最基本的要求,这实际上提高了教育门槛。在中国,即使经过了四六级考试,许多学生在外语方面仍然是“哑巴”。此时,外语系已成为最容易找到流利口语人才的地方。抖音上的许多主持人,包括夏霞和严光华,都是外语专业的。
在TikTok live with goods对外语口语水平的要求极高的情况下,SUMMER我认识到了这样一句话:“在镜头前,主播应该不停地说话,介绍产品的特点和优势。”“我们必须对不同的海外观众说不同的语言,所以我们对主播有很高的要求。”
今年夏天,她毕业了,获得了商务英语和第二外语印尼语的学位。
“印尼语相对容易学,因为我的家人都是印尼人。离开社会后,英语更受欢迎,所以我选择用第二外语找工作。毕业后,我几乎只用小语种与客人交流。现在我的第二语言比英语好多了。””她解释说。
今年Summer毕业后,我一直在旅游行业工作,带领印尼入境旅游团到深圳等珠三角城市旅游。在夏天的时候,我发现印尼游客来中国的时候特别喜欢购物,因为商品种类多,价格便宜。这也预示着他随后的职业转变。
晏光桦大学时的专业与暑假时的相似。她毕业于河北省一所大学,专业是同声传译。毕业后,她做过英语口语老师和翻译。她的哔哩哔哩账号上也有2019年上传的美式发音教程视频。
“跨境女孩晏光桦”是她自己的抖音账号。由于他流利的英语,一系列跨境短视频吸引了15000名粉丝。

图片

“失业”再就业

在成为抖音的主播之前,Summe和晏光桦的行业都受到了疫情的严重打击。但这也让他们意识到新的职业道路可能带来的机遇。海外的疫情已经潜移暗化地培养了外国用户的网购习惯。在此期间,中国跨境电商行业的发展加快。2020年,我国跨境电商出口总额为1.12万亿元,增长40.1%。
对于Summe来说,TikTok主播和印尼语导游的工作有一些相似之处:你必须不停地说。“如果你不能很好地说话,你就不能面对客人。”当我还在做导游的时候,夏天的时候,无论是在景点还是在公交车上,我都要对着麦克风用印尼语对着客人说话。
在深圳当了15年导游后,去年开始的一场疫情中断了我的暑期职业生涯,并导致跨境旅游停止。在她失业后,她的朋友告诉她,他们现在几乎不出去买东西了,他们在网上购物,Summer认为这是一种趋势。幸运的是,她成为了一名TikTok主持人。
在来深圳之前,晏光桦在重庆的一家培训机构教英语口语。教育培训行业受疫情影响较大。线下培训萎缩,晏光桦的工资也受到了影响。为了寻找机会,她来到深圳,在一家酒庄做翻译,因为她觉得这份工作没有挑战性,于是离开了。她也对跨境电子商务的机会持乐观态度,于今年8月加入了她目前的组织,成为TikTok运营商。
跨境电商是面对疫情保持快速增长的少数行业之一。夏雨和晏光桦的选择是人才流向其他行业的一个缩影。
沟通既是一种乐趣,也是一个问题
现在,Summer每天在TikTok上举办两场现场表演,一场在早上,一场在下午,每一场持续一个半小时到两个小时。夏天,工作室销售服装、化妆品、3C产品和玩具。但是她更擅长做化妆品和服装快递,而她通常需要购买化妆品和女装,所以开始熟悉的品类会更方便。
Summer可能是站在观众面前的唯一一个人,但在TikTok上不是一个人的表演,你需要做足功课。对一个团队来说,直播相当于一个小型的营销活动。在夏天,每次广播的准备时间大约是一个小时。化妆、后台定价、产品展示等都要在播出前做好准备。
首映式结束后,Summer站在绿色屏幕前,在镜头前谈论产品,与观众聊天互动。工作室里的其他同事都很忙。他们必须密切关注现场发生的事情。例如,当观众留下一条信息,询问项目编号。10、副代表需要及时把这个东西交给Summer。当广播室举行计时秒杀等优惠活动时,同事需要在后台根据实际情况修改价格。直播的时候,每个人都要注意。
团队的所有努力最终都是为了销售,而flow是决定工作室销售的前提。说到给他印象最深的直播,Summer的语气有点激动,因为直播的流量太惊人了。
在一个半小时的直播结束后,演播室内同时有数百人在线,但进入演播室的人数约为3万人。TikTok工作室的观众在留言中询问他们希望看到主持人试穿哪套衣服。“来不及换衣服展示,来不及改变价格。”
稳定的流量是工作室的命脉,但当它变得更大时,麻烦也会随之而来。不太可能每一次直播都能顺利进行。意想不到的事件随时都可能发生,比如负面评论——流量越大,看到负面评论的用户就越多。
晏光桦在此前接受其他媒体采访时表示,直播初期,有网友质疑:“你这个中国人为什么在这里卖衣服?”“我付款后你们发货吗?”“为什么价格这么便宜”……
随着消费者对TikTok电子商务平台接受度的提高,这种怀疑已经消失。但是产品不可能让所有的消费者都满意,一些消费者会在不满意的情况下在TikTok直播上留下负面评论。
Summer说:“如果只有一个人发表了负面评论,那么很有可能会有数百人看到。”作为主播,她需要想办法向观众解释,尽可能减少观众的疑虑,活跃演播室的气氛。
流量是TikTok直播室的解毒剂,也可能是毒药:流量较少的人渴望更多的流量,流量上升后需要与商品保持良好的信誉。
    0
    没有账号? 注册  忘记密码?